心灵地图

DeB:

【总集篇,大图已分开发专门页面】


The 1st International GLORY championships .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荣耀代表团。

DeB一周年+2015开年,感谢一路有你。


3p色彩 http://debclub.lofter.com/post/365368_5e5d5c3

4-5p胶片 http://debclub.lofter.com/post/365368_5e5d3c3

6p灰调 http://debclub.lofter.com/post/365368_5e5d5ea

7p介绍卡 http://debclub.lofter.com/post/365368_5e5d556

8p组合与全员 http://debclub.lofter.com/post/365368_5e5d679

*邀请卡已经是1000宽大图,不再单独发。


叶修@阿了个嘟嘟 ( @蓝罐曲奇 

喻文州@诶了个去 ( @诶去去 

周泽楷@安了个扣( @-晨钟暮鼓- 

王杰希@木了个唯 ( @悲与悲悯之歌 

黄少天@维了个诺( @V I N O 

肖时钦@厮了个斯( @泽。 

楚云秀@十了个寒 ( @NO.7 Garden 

苏沐橙@桃了个思 ( @-桃叁思- 

张佳乐@九了个千千 ( @菜花田 

张新杰@一了个子 ( @一了个子 

李轩@狄斯了个旎( @神劲饼乐园 

孙翔@古了个兹 ( @嗜眠消去 

唐昊@千了个巳 ( @-红-KURENAI 

方锐@yu了个kaka ( @Yuka Lostman 


摄影/后期@DeB



人生得意 莫过于

棋逢对手 知己交杯

最好的对手
最棒的队友
一同在这征程

有星辰指引海洋
有日月隐喻乐园
那里诞生了奇迹
而荣光
不熄不灭

一生至少有一次
全情投入的狂欢
一生至少有一次
交杯莫逆的倾怀

谢谢你们
有幸遇到你们

WE ARE DEB



       -感谢观看-

          -DeB- 


Silence 马:

【東郊記憶·堅守篇】

不管身负何种重担,不管前途铺满荆棘

都要迎刃而上!永远不要忘记自己心中

心中那股子什么都阻挡不了的前行的力量!

我非鱼·LoFoTo:

【cos】夏目友人帐正片3 摆脱不了的小清新

cn/后期 @阿塔拉sekihttp://atara.lofter.com/

摄影 非鱼 @O非鱼_各种忙碌时间不够 化妆@吾乃猫毛 

 

【瓶邪】一语成谶[修改版](第十七章:张海客)

心因性失忆症:

    我心说这货该不是玩上瘾了?难不成上次给胖子发短信的那些号码的话费没用完特地重来我这儿消耗消耗?

    我的手给手机震得发麻,连着的短信声也让在场的所有人转头看向我。

    我暗骂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就冲一帮伙计说:“快搬!”伙计们都回过头,继续搬东西。

    闷油瓶也走了过来,蹲在我身边,问了一句:“什么事?”

    我疑心在场的伙计里有那几个盘口的老大的派过来盯梢的,心知这事儿不能给那几只老狐狸知道了,不然谁知道他们要怎么闹腾。

    我没回答闷油瓶,直接把手里捏着的手机丢给他。闷油瓶接了过去,往屏幕上看了一眼,皱了皱眉,脸色就冷了几分。

    这条短信虽然短,但信息量可是不小。




    “鬼影是假的”这一句,可以确定我们家没被安装摄像头或者窃听器,否则我和闷油瓶的对话早就被听见了,看来对方还不确定闷油瓶的记忆到底恢复了多少,也不确定我能想到什么程度,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优势。

    而后面那句“小心张起灵”应该是在对我下心理暗示,对方可能猜得到我极其信任闷油瓶,但没猜到我是完全信任闷油瓶,这么一说,多多少少会给我对闷油瓶的信任带来一些影响。

    也警告我不要把这条短信给闷油瓶看,看来闷油瓶一定瞒了我不少事。这句子虽然老套的要命,但一直是最好用的方法。

    我原以为我杀了鬼子程已经掌握了部分主动权,没想到这一切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甚至可以说,鬼子程只是他派来传话的人,目的是告诉我他的存在。鬼子程在他的计划中,本就是死人。

    我想到这儿,有些脊背发凉,现在看来对方的道行不是我耍几个小聪明就能对付得了的。

    可这个人现在依然在帮助我,这是为什么?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人?还是不站在任何一边?是否跟我是对立关系?我没有办法知道。

    而现在,我得到的信息极其有限,我想要赢,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从闷油瓶那儿套话。

    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闷油瓶这人软硬不吃,我要诈他成功率小的完全可以忽略。

    转眼瞥见那句:“小心张起灵”,突然就知道了怎么诈闷油瓶。我猜错了对方的最主要目的,对方的这句话不是为了让我怀疑闷油瓶,而是为了帮我诈闷油瓶。

    我虽然没见识过二叔的本事,但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而这一次,这个人甚至不是我二叔可以对付的角色。




    既然对方都帮我设计好了怎么诈闷油瓶,我也需要从闷油瓶那里套些话出来,就干脆用这个人的方法。

    “小哥,说吧。”我直接就对闷油瓶道。

    闷油瓶正要把手机还给我,听到我的话,动作停了一下,抬起头,目光变得极其深沉,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一边在心里祈祷闷油瓶千万别现在发现我要诈他的事儿,一边故作镇静地看着他。

    结果是,我居然成功诈到了闷油瓶,他沉默了半天,神情还是特别淡定,开了口:




    “我见到你之前,有过一段昏迷的时间,偶尔清醒的时间里,我记得一个人在给我处理伤口,看到过给我处理伤口的人的脸。”




    闷油瓶一说完,转头就盯着我,接着道:“是你的脸。”




    我的思维几乎停滞,那一瞬间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的脸!?我怎么可能!?




    闷油瓶移开了目光,语调平平的说:“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确实是你的脸,你现在露出来的脸。”




    我更加疑惑起来,闷油瓶的意思是看到的是我面具做出来的这张脸,我下意识否定:“不可能!”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戴着我的人皮面具去照顾闷油瓶?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闷油瓶当时处于半昏迷状态,也没有可能去确认那个人脸上的是不是人皮面具。难道是为了让闷油瓶怀疑我?

    闷油瓶看着我的反应,再次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族里有一个人,叫做张海客,这个人的任务是监视你,并尽可能的模仿你。你从一出生开始,就被他一直监视模仿,他的脸还有他的行动举止,说话方式都跟你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特别亲近的人,是没有办法辨认出真假的。”




    我的思维更加停滞在了原地,觉得张家人简直无法理喻。怒火噌噌的冒了上来,我几乎要冲上去揍闷油瓶,特别是在想到世界上有一个人,跟我一模一样,而且一直监视我,搞不好我第一次打飞机是什么时候他都知道,随时能替代我的存在。




    闷油瓶依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咬牙切齿,完全无法控制情绪,几乎是朝闷油瓶怒吼着:“你狗日的还知道什么!?”




    闷油瓶淡淡的看着我,直接无视了我激动的情绪,眼神瞬间变得阴冷起来。我想到上次在塔木陀的场景以及他的眼神和回答,顿时泄了气。




    闷油瓶确实没有告诉我的义务,但我仍然不甘心。我特别恼火闷油瓶又不告诉我,这种情绪不受我的控制。




    我脑子里顿时开始浮现出无数个问题,一股强烈的杀意缠绕在我的心头,我特别想知道这个叫做张海客的人在哪里,我能不能远程的立马弄死他。




    闷油瓶依然是淡淡的语气问我:“你知道了什么?”他似乎并不介意我知道什么。




    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搭错了,没有回答闷油瓶的问题,而是条件反射性地就伸手去捏闷油瓶的脸。

    闷油瓶意外地没有躲开,我一把就捏上了他的脸,他静静地看着我,任我在他脸上狠捏着,也没说话。




    他的皮肤捏起来手感不错,温温的,滑滑的,因为常年下地的原因还挺白,看起来特别嫩。




    我就这么捏着他的脸,意识到我出乎意料的动作,僵在了原地。

    我意识到我冒犯到了闷油瓶,刚才下了些劲儿捏,这会儿一放开,闷油瓶白白净净的脸上就慢慢浮现出两个淡淡地红印子,衬着他的面瘫表情,模样特别搞笑。

    虽然冲动的情绪已经逐渐被压了下来,但这个时候,我心里还有着被闷油瓶欺骗和背叛的情绪,以及对张海客浓烈的杀意,完全笑不出来。




    我摸了一根烟,点燃了抽起来,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些,又问他:“他现在也在这?”




    闷油瓶没太在意,道:“不在。你不相信我?”




    我一听,心说不得了,前一秒刚把我骗完后一秒问我信不信他,脸皮堪比城墙厚。但这个问题很严肃,必须严肃对待,我回答:“小哥你想多了,我就算不相信任何人,都信你。”




    我对闷油瓶的敬意绝对高于任何人,导致我每次跟他说话都会不自觉地称呼一句小哥,顿时我就理解了王盟的心情。

    闷油瓶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一遍:“相信我。”我在心里道,不能这么没皮没脸的啊。刚骗完呢,脸皮厚的赶上胖子了。

    连续的剧烈的情绪起伏让我感到十分疲惫,我起身直接道:“小哥,走吧,我们去西冷印社等小花他们。”

    闷油瓶也站了起来,再次开口。




    我看着他,之前恨不得撬开他的嘴巴让他把知道的赶紧说出来,现在,特别怕他说话,生怕又摆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我难以接受的事实,有堵住他嘴的冲动。




    我一脸木然的听着他说:“房间里有摄像头。”




    最后我还是点点头,吩咐伙计去检查。




    想到自己刚才的思考出现了一个漏洞。“鬼影是假的”根本不能证明任何事,只是用来误导我的,对方完全可以用这条短信来让我以为房间里没摄像头。

    我感到大脑里的cpu都快烧坏了,带着闷油瓶坐上了车去西冷印社。




    这一次,如果我,闷油瓶,胖子能联手,就有办法逃出这个局。




    我压下所有的情绪,感到头痛欲裂。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事情,思考的事情太多,脑子几乎承受不住。激烈的情绪全部退却,剩下满腔的疲惫。

    车开到半路上的时候,我又想起昨天晚上拉着闷油瓶哭的事儿指不定也给摄像头录去了。




    说不定早就有人看见了,我在心里大骂男儿有泪不轻弹,老子好不容易偷着躲着发泄一次,还他娘的给我来个全程录像。这是我这回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心神雷火:

HAPPY HALLOWEEN!

万圣节捏造注意

東方定助@-SHUN-英俊太郎

広瀬康穂@傀 

東方大弥@LERO_

photo@棄hanashi 

staff@死线九-洁癖患者 @群众新一